400-066-2322
我们提供北京一站式办公家具采购安装服务
  1. 首页> 屏风厂分析传统文化的浓缩与传承

屏风厂分析传统文化的浓缩与传承

屏风厂分析传统文化的浓缩与传承.屏风,是我国具有代表性的传统家具之一,凸显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浓缩与传承。
屏风厂分析传统文化的浓缩与传承
屏风独特而丰富的艺术特点,在世界家具史上也占据重要位置。在不同的历史环境之下,屏风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与作用。屏风最早的形制被称为“坫”,置于窗前,仅以挡风,阻挡野兽为使用目的,经过历史漫长的演变,直至西周时期,“坫”逐渐演变成“斧依”,不再具有原始性功能,取而代之的是象征性与装饰性,屏风的使用也有着严格的身份限制。

春秋战国时期,封建制度建立,屏风开始普及,但仅被王公贵族所使用,以此来表示贵族的显赫身份,并不具备功能性。当年人们在生活当中的坐姿主要以席地而坐为主,所以家具主要以低矮家具为主,屏风也几乎以座屏的形制出现。秦汉时期,封建大一统,国家出现新局面,家具的种类、用途、装饰与使用方式出现巨大的变化。

屏风真正开始普及,屏风种类由独扇屏风逐渐开始变成多扇,双数开始不等,灵活可弯曲,屏风与榻开始结合,出现屏风榻的屏风形制。魏晋南北朝是人们生活方式出现转折点的时代,由于佛教文化的渗透,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变得相当频繁,人们的生活方式从传统的“席地而坐”开始转变为“垂足而坐”,家具的制作幵始从低矮家具向中高家具转变,屏风的品种也开始从低型转化为高型,而屏数也逐渐开始增加。在顾恺之的《女史箴图》中看到一座四面屏风榻,凸显出空间的分隔,突出主要人物,保护隐私与避风的作用变得更为明显。

隋唐时期经济文化发达,对外交流丰富,家具处于高低家具并存的状态,是家具由低至高的过渡期。宋代时,辽金入侵,从而形成两宋与金辽对峙的局面,中国家具史达到分水岭,是生活方式转化为“垂足而坐”的重要时期,屏风更是普及到平民百姓家之中,几乎每家的厅堂之后都会设立一座屏风,屏风形制更是出现了多扇曲屏,并开始注重细节处理,变得更为简洁柔美。

明代初期之后,社会经济开始恢复,社会经济活跃,社会各个行业开始迅速发展,家具业也紧追其后。明代期间出现大量文人雅士,社会文化氛围浓厚,从而影响了家具中装饰手法的变化,装饰题材发生大变化,出现山水、花鸟、诗句、书法等有人文价值含量的主题。明代时期家具材料是出名的精细讲宄,推崇天然和简练的线条,尽显高雅。明代末期,屏风装饰风格继续变化,变得更为华丽,材料变化多种多样,结合多种技术,打造更为雍容华贵的装饰感。

屏风通过其结构来划分,主要分为座屏和围屏两大方向。座屏,又称为插屏,最早出现在汉代,其结构分为插屏与屏座,两者通过榫结构相连接,插屏可以装取,边框以硬木为主,中间再加上屏芯,底座有两条木制的竖向木墩,木墩中间还有两个横梁来进行支撑,但无法折叠。古代早期由于生活方式普遍为“席地而坐”,所以屏风家具的体量会较小,没有过多实用功能,主要还是以突出家主的身份为主要目的。

当民族融合,佛教文化传入后,高大型家具的出现,座屏的类别也开始发生改变,低矮型的座屏逐渐被淘汰,高型座屏开始流行,由于底座的形状较大,并且放置在屏板下方的边角处,所以结构更为稳定,屏风的使用价值开始显露。宋代,座屏的底座继续开始发生改变,从简易的木墩开始发展成墩子、站牙和横木组合起来的底座,屏风的结构变得更为稳定。

这个时期,座屏通常是作为大厅的背景,放置在整个空间中后方的位置,说明在宋代时期屏风的整个体量变得更大,而且在空间中具有着重要的装饰性作用。明代在宋代的基础上又出现新的变化,本用来放于厅堂的座屏,在明代后开始变成直接固定的墙屏,而屏座下,也出现了“披水牙子”,明代晚期底座又开始有了变宽变复杂的趋势。在明末时,一些屏风底座中,横木出现“矮老加绦环板”,与清代的插屏底座有些相似。

座屏除开独扇外,也分为多扇,一般以单数来决定扇数,比如三、五、九扇等,扇与扇之间也由榫结构相连,屏风下有插销,上有屏帽。围屏又称作“折屏”,是可以相互折叠的一种多扇屏风,与座屏不同,围屏的扇数一般以偶数为多,有六扇、八扇或是十二扇等,以此累加,但每扇的高宽都相同,是一种以灵活多变为特点的家具,抛开了屏风以往的固定性,可以随意的拆卸、移动、折合。曲屏的边框以木料为主要材料,扇与扇之间用金属物来连接,如钩纽、合页等,增加了其拆卸的灵活度。

而屏芯多用素纸、絹帛或实心,以便用于绘画、书法、刺绣等装饰工艺手法,通过不同需求以此选择。由于围屏轻巧灵活的性能,多用于室内之中的隔断产品,在南北朝时期使用开始逐渐广泛,唐代开始十分流行。屏风从基本功能来划分,可大致分为实用屏风与装饰屏风两种。实用屏风包括地屏、床屏、枕屏等等,但多用于传统的古代生活之中。地屏一般放置于古建筑中的厅堂、院内等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