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066-2322
我们提供北京一站式办公家具采购安装服务
  1. 首页> 屏风厂陈设珍赏

屏风厂陈设珍赏

屏风厂陈设珍赏.屏风,是一种在中国传统建筑中用来挡风的家具,所谓“屏其风也”,由来已久,一般陈设于室内的显著位置,起到分隔、美化、挡风、协调等作用,与建筑和其它家具相互辉映,相得益彰,浑然一体,成为中式家居装饰不可分割的整体。

此屏风以海南黄花梨制,纹理美观,包浆沉稳。除首尾两扇屏风外,其余每片均为“五抹围屏”,这种造型源于宋代“格子门”。屏心位于二三抹之间,上下装绦环板,下绦环板之下装裙板,其下装亮脚。绦环板、裙板、亮脚均双面透雕。绦环板透雕螭龙环抱的长方形小窗,绦环板及屏心均可装裱书画。裙板中间为麒麟,麒麟纹饰往往有“送子”之意,四周以螭龙环绕,寓意“贵子”、“麟儿”。


亮脚为壸门式牙板,透雕螭龙拱寿纹饰。首尾两扇屏风,裙板与亮脚与其他十扇屏风相同,绦环板与屏心部分为一个整体,以一立木将空间分左右两半,右侧空白,亦可装裱书画,左侧分上下三段,均中间透雕博古纹饰,周围螭龙环绕。博古图案与其他吉祥图案一样,反映出人们的美好意愿和向往,博古象征着富有,瓶和牡丹、梅、兰在一起,象征着富贵、平安、吉祥如意。十二扇屏风间以金属环扣相连接,而并非以合页铰合,完整保存,相当难得。整套屏风精工打造,典雅风范,寓意吉祥,十分难得。腿足穿铜靴。

屏风是明式家具中传世最少的一种,其功能随建筑的发展而变化,西周时期,屏风作为一种礼器,代表了社会的等级、地位和权力,是空间中用来区分尊卑的方式;隋唐时期,“君写我诗盈寺壁,我题君句满屏风”,成为一种主要画制之一,是画家和文人墨客创作和表现的媒材;至明清,则被用于制造空间层次,成为一门空间的艺术。

此围屏黄花梨制,为“五抹围屏”,现存十一扇,每扇形制相同,大气典雅,文质彬彬。屏心位于二三抹之间,装十行三列的格子,可装裱书画。屏心上下装绦环板,下绦环板之下装裙板,其下装亮脚。绦环板、裙板、亮脚均浮雕,以连绵不断的回纹作为方形开光,开光内一面浮雕花卉纹,一面浮雕博古纹,图案雅致,雕工精细。亮脚剜出曲线,并浮雕拐子纹,腿足穿铜靴。

此组围屏黄花梨制,透雕与浮雕结合。共六扇,每扇五抹,分为三部分。上为绦环板,开长方形开光,透雕瑞兽,祥龙、麒麟、凤凰、仙鹤,灵芝簇拥这些祥瑞。中部为扇心,藏家于正反两面均镶嵌了价值不菲的花卉纹苏绣绣片,美观耐看。下部又分三段:上部绦环板透雕螭龙纹,中部裙板边沿透雕螭龙,而中间板心浮雕博古器,下为卷草纹壸门式亮脚。腿足穿铜靴。整器雕工纯熟,线条灵动,令人赞叹。

左右两扇增加立柱,将屏心一分为二,内半部留空,外侧则栽入横枨三根,镶绦环板四块,透雕“福禄寿喜”,以龙纹和缠枝莲环绕,寓意吉祥。

在传世绘画中,围屏虽常见,但明清实物,却十分稀少,品相如此佳者,十分难得,且为藏家注入心力,又以苏绣绣片完美装潢,尤为可贵。古代贺庆,往往在隔心嵌装书画条屏,书写寿文,而像本例嵌装花卉纹苏绣者,契合当代家居环境,且双面雕工,双面嵌布局合理的苏绣绣片,贴墙或作为中断摆放,皆灵活美观。

座屏黄花梨为框,用料厚实,色泽清丽。框缘委角,打磨圆润,大框与子框边缘皆起线为饰,线条宽厚。屏心以格角榫攒框镶嵌老坑端石,石色玄青,温润儒雅,有天然金线勾勒峰峦之景,画面多为留白,颇有雅趣。底座用古朴的抱鼓墩,两侧由宝瓶站牙相抵,四边皆素面,独赏木纹之美,下承壸门式披水牙子。整器雄浑素雅,风姿卓绝。